高偉光 | 起風了,唯有努力前行

2020開年不久,《三生三世枕上書》和《龍嶺迷窟》兩部大戲的連續熱播,讓演員高偉光圈粉無數,人氣飛漲。東華帝君和鷓鴣哨兩個差異極大的角色被他演繹得入木三分,不少人驚訝于他在表演上超高的可塑性。問他,好評如潮后會覺得壓力更大了么?他說沒有,“我現在很享受演戲的過程。”

高偉光 | 起風了,唯有努力前行

高偉光

很多人聽聞過高偉光曾經的坎坷:18 歲高考失利,做過不少雜七雜八的工作;離家闖蕩、一路打拼成為知名模特;在模特生涯的頂峰給自己按下暫停鍵,25歲重新高考、讀中戲,而后正式踏入演藝圈……不斷反轉的人生,背后的推動力其實源于他的初心:成為一名演員。而他所做的一切也是為了達成內心深處的這個目標,“我這么努力,應該會有希望成功的,對吧?”

堅韌的人終會實現夢想。在他以往的想象中,未來的高偉光“差不多應該能成”——這與其說是一種自我激勵,倒不如說是他太明白自己付出過多少。他很清楚世界的殘酷,環境和市場不斷更迭,身處任何行業都難免面臨被淘汰的風險,“我一直都有危機感。我可能沒辦法改變環境,所以會做好一切自己能做到的事。”

他說,他要謝謝十年前的高偉光,“謝謝那個時候我那么努力”;然后想對十年后的自己說:“這份努力,我會繼續。”

高偉光 | 起風了,唯有努力前行

高偉光

人生的路,每一步都算數

因為對東華帝君和鷓鴣哨這兩個角色的精彩塑造,高偉光成為了很多人心目中的“新晉男神”;同時,還有不少此前熟悉他的粉絲感嘆:功夫不負有心人。所有的聲音,高偉光都知曉,他開心于作為演員的多面性被觀眾認可,也懂得不能被外界的嘈雜“帶著走”,“如果被影響了,那可能未來的表演中就缺少了我自己的東西。”

這份清醒并不是如今才有。早在十幾歲的年紀,他就已經開始思考:自己想要的,究竟是什么?

高偉光 | 起風了,唯有努力前行

高偉光

“那個時候腦海里常常會蹦出這樣的念頭:我自身的條件還算不錯,是不是也可以演戲?”但世事往往難如人意,高考失利,而環境和條件都不允許他第二年復讀,“我得賺錢啊!后來就外出闖蕩了。”

高偉光說,年輕的日子就是吃苦的日子。離鄉背井做模特的那段時間,他學會了怎么生存下去,懂得了所有人情世故。按照世俗意義上的標準,那個時候的“模特高偉光”算是成功的,“但相對而言,這行的職業生涯還是太短暫了”,他很快意識到未來的路要自己重新蹚出來,加上心里也一直沒忘記要做演員這件事,于是最終決定北上,繼續讀書。

25 歲時,高偉光成為了中戲的學生。除了年齡上比同學們大五六歲,他最初沒覺得有什么壓力,更多的是開心,“自己終于考上了,演員這個夢算實現了吧?”但很快,需要解放天性的表演課給他澆了第一盆冷水,“太痛苦了,我完全不知道要怎么演。”

高偉光 | 起風了,唯有努力前行

高偉光

學貓、學狗、學蒼蠅,演安檢閘機甚至是馬桶蓋……很長的一段時間里,他恐懼交作業,恐懼上臺,只是硬逼著自己站在那兒,機械地模仿,完成腦海里能想象到的一切,“并沒有沉浸其中,也沒有體會到表演的樂趣。”大概這樣過了一年,他才慢慢開始懂得怎樣去享受表演,“比如同樣都是貓咪玩球,如果你真的投入了、認為自己是貓,那可能會做出各種無法預料的動作,沒準還會把球扔向老師的臉上。”到了大三時,班里排了一部有關潘金蓮的話劇,他演西門慶,這一次他徹底體味到了創作和表演的愉悅,“我一度以那個角色為榮。”

然而隨著畢業、開始跑組,高偉光的那些信心被一點點消磨著,“沒有戲拍,很迷茫。”哪怕后來拍戲的機會來臨時他抓得很牢,內心也還是忐忑,“因為一切都是未知的。你還沒有作品出來,也沒有得到自我或者別人的肯定。”直到拍完《古劍奇譚》中的尹千觴,他的自信又逐漸建立起來,“我覺得自己終于‘塑造’了一個角色,在真正地走進角色深處。”

時至今日,能把高偉光徹底拽進回憶的一場戲,依然是關于尹千觴的。“他和歐陽少恭躺在很高的城墻上喝酒聊天——那不是我,但似乎也是我。”

久久6视频线观看视频,中文字幕无线码一区,久久精品学生18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