井柏然 | 一個演員的進化

井柏然變了,變得越來越挑剔,也越來越慎重。他感到自己的世界變大了,渾身充滿潛在的能量。這種感覺非常美麗,讓人上癮。一旦體驗過,就會想要一再追尋。

井柏然 | 一個演員的進化

井柏然

變化

家鄉總是讓井柏然想起酸菜缸和蜂窩煤混雜的味道。就像最初看到這部新電影的劇本時,早已消失在18歲之后的味道再一次浮現出來。記憶有它自己的存在方式。為了抵御東北漫長而寒冷的冬天,爺爺家總是早早開始囤積蜂窩煤。奶奶跟鄰居們一起腌制酸菜,井柏然負責當“苦力”,把大白菜一棵一棵搬進大缸。電影里的故事發生在東北一個家屬院,跟他度過少年時期的院子十分相像。當家人為生活奔忙,他就被“寄養”在各個左鄰右舍家。與他所飾演的主人公一樣,那座院子曾經是他的小世界。

這是井柏然在過去一年中接下的唯一一部新戲。最近的兩三年,他感到自己進入了作為演員最好的時候,仿佛有一扇窗戶被打開了,情感和能量隨著外部世界的風涌進來。同事們注意到他越來越挑剔,也越來越慎重。從前他會抱著上學的心態接下一部作品,而去年有幾個大家都認為不錯的項目找過來,井柏然仔細思考之后,還是選擇了再等等。“他自己有一些想要表達的東西了,有些創作欲望。”

他也用全新的經驗重新認識了過去的自己。現在他明白了,十年前第一次拍完電影在博客上寫下“通過它我愛上了拍戲,很徹底”的時候,自己的感受并不能完全稱之為“愛上”。那更多是一種被外界肯定所激發的興奮:“以前是歌手,讓你去演戲,演了之后別人都說你不錯。多一種可能,誰會覺得不好呢?”他不是一個天生情感四溢的人,用他自己的話說,可能連“情感豐富”都算不上。于是在很長一段時間里,他會依賴導演,借助別人的力量去幫自己完成角色。

井柏然 | 一個演員的進化

井柏然

與此同時,他也認為自己的工作就是幫導演完成角色。“角色是導演的,我要聽導演的想法。”他非常努力,敬業精神有目共睹,竭盡全力做好導演希望他做好的事,試圖理解導演所理解的情感。他總擔心讓別人不滿意。在現場,即使聽到導演說好,不錯,他還是忍不住想問,可以嗎?真的可以嗎?

在井柏然的腦海中,變化發生在某一個瞬間。當時他正在拍攝《風中有朵雨做的云》,飾演經歷復雜的警察楊家棟。開機已經一個星期了,他發現婁燁導演會用一些浪漫的方法幫演員入戲,但不喜歡講戲,也幾乎不評價演員的表現。這個角色與他的生活經驗毫無重合之處,他心懷忐忑,起初完全是因為導演反復表示他能勝任才接了下來。到了片場,他渴望聽到一句肯定的話來穩定自己的心神,可導演卻啥都不說,令人心慌。有一天實在沒忍住,他跑去問了制片人。制片人告訴他,小井,婁燁導演就是這個風格。我覺得呢,他不說,你也別問,這是演員跟導演之間的一種默契。井柏然只好說,好的。他跟自己較起勁來,有沒有他的戲都去現場,站在導演旁邊透過監視器看著濕熱黏膩的南方,試圖自己感受鏡頭另一面的氣質是什么樣子。回去之后,繼續較勁,到處拉人聊戲,從自己的同事之間開始想象、分析、破案,如此循環。有一個晚上,井柏然一如既往在夜深人靜的時候想象著楊家棟的生活,他也說不清楚為什么,就是有那么一個瞬間,他突然感覺到自己可以了。“我相信我自己了,可以去想象一些東西,這個角色就是我自己的了。”

井柏然這樣向《時尚先生》描述那種“占有角色”的感覺:“你自己相信了,無論通過哪種渠道,哪一個出口,你都是對的。”他不再等待著別人告訴他該怎么做,開始敢于直觀地把自己的感受在鏡頭面前表現出來。他感到自己的世界一下子變大了,渾身充滿潛在的能量。這種感覺非常奇妙,非常美麗。它讓人上癮,一旦體驗過,你就會想要一再追尋。

井柏然 | 一個演員的進化

井柏然

角色

從2017年到現在,井柏然一直在努力維持這種情感充盈的狀態。他刻意放緩了工作節奏,等待一些讓自己感到能夠“輸出”的角色。2019年他觀望了很長時間,直到遇到那個發生在東北小院的故事。確切地說,他是被那個角色吸引的——劇本簡介上這樣寫道:“一個混蛋死了,一個特立獨行的混蛋結束了他燦爛的一生。”

除了一些零散的宣傳類工作,去年大部分消失在公眾視野中的時間都被井柏然用在為這個角色做準備上了。這個“混蛋”男孩跟絕大多數男孩不同,面對同樣的事情,總會做只有少數人會做的選擇。原本井柏然應該在大年初二出發進組,因為突如其來的疫情,開機時間被推遲了。被迫待在家里的兩個多月里,他把劇本重新細細看過,每天用日記的方式將自己的第一感覺寫下來。故事的基調是灰暗的,但在那個悲傷的世界,男主角卻讓他看到非常燦爛的東西。這是角色最吸引他的部分,也是對他最大的挑戰。

大多數時候,井柏然覺得自己的生活太平穩了。他也不是那種隨時隨地都在注意自己的明星。媒體采訪,他最怕被問到“總結一下這一年”或者“30歲對你來說有什么意義”之類的問題。這個行業已經夠復雜了,他不喜歡總結,更愿意自己的日常生活“稀里糊涂”一點,不用把所有事情都給掰開了揉碎了——“很多事情就別去知道,就很麻煩。”他對生活要求不多,喜歡一家餐館,可以連續點上兩年相同的外賣。每天早上起來一杯咖啡,同樣幾個菜,點好之后就覺得完成了一件大事。

井柏然 | 一個演員的進化

井柏然

作為生活在聚光燈下的藝人,疫情期間不能出門并沒有讓他產生不適應的感覺。盡管心里會為疫區的消息而感到焦慮,但在生活層面,這兩個月與他近幾年的日常并無太多不同。“每天在家待著,一個星期,三個星期,一個月。其實我平時也都待得住。”井柏然說。雖然自己在為了新戲控制體重,但偶爾井柏然也會請同事來家里,做一些簡單的家常菜來招待他們。每做好一個菜,他就像以前媽媽做好飯之后問他那樣問對方,咸嗎?好吃不?是不是還行?飯后也會一起看電影,像大所數朋友一樣討論劇情。

井柏然羨慕過那些閱歷豐富、情感充沛的前輩和同行,羨慕他們可以通過很多種方式迅速走進角色。但他不行。他想,作為演員的自己可能就像是《火影忍者》里的“人柱力”,那種身體內封印著尾獸的人,他必須依靠想象力,不斷打開封印跟自己交流,跟體內的那個怪獸交流。為此,他尋找了許多方法。有一段時間,每接到一個角色,他都會找一首跟角色情感相近的歌,然后在拍戲期間反反復復地聽。到了需要調動情感的重場戲,他就讓旋律幫著他。久而久之,那些歌曲也成為回憶的一部分,每次聽到,都會想起當時發生的許多事情。

拍《南煙齋筆錄》的時候,成為他和角色之間封印的歌曲是《情書》。這部即將上映的民國傳奇電視劇拍攝于2018年,井柏然飾演男主角葉申。這是繼楊家棟警官之后,又一個對他意義非凡的角色。他第一次在前期就把自己的想法注入了角色,自確定出演起,他就利用一切可能的機會和編劇見面,從家里聊到工作室又聊到家里。他至今記得那種源自創作的快樂感覺。

葉申是江湖中人,面對不同的人會換上不同面孔。父母的情感經歷讓他對男女之情抱有天然的懷疑,把自己的心封閉起來,江湖是他的全部生活——直到女主角一點一點把他打開。電視劇的拍攝周期比電影漫長很多,也讓井柏然有了大量跟葉申相處的時間。他還為葉申開了一個微博賬號,每日和工作人員一起記錄在片場的感受,從Day 001到Day 127,127個拍攝日,日日不落。

井柏然 | 一個演員的進化

井柏然

“DAY 057:信念感是個很玄的東西,它是表演的魂。一個動作,哪怕是臺詞里的一個字,都可能會讓信念感消失,角色魂飛魄散。于是劇本的影視化過程中,對細節的糾結與討論,依舊是每天最費心的事。今日兩場,信念感如臨大敵,然而已經盡力了。”

“Day 105:今天的對手戲其實是個棺材,對著它抒發各種感情。可以說非常挑戰了……其實是微妙的一場戲,在以為能平靜面對的時候,卻被某個沒有象征意義的瞬間打倒,突然觸發了葉申的脆弱面,一下崩潰,瞬間泛濫。于是在桑拿天,眼淚與汗水一起決堤。”

演員和角色之間是講緣分的。井柏然相信這個。他說他和角色們的關系可以用一句歌詞來形容:“有幸運的,成為知己,有不幸的,只能是甲乙。”總是會有一些甲乙在你身邊來來去去,要么是你路過人家,要么是他們路過你。而另一些角色,你會跟他們成為知己,成了知己,就意味著有感情在。

到了如今這個階段,他的成就感已經不再來自在屏幕上完成了某部作品,“更多的時候,是你真的與這個角色面對面了。我覺得我算是屬于滿足自己的那種演員了。”

久久6视频线观看视频,中文字幕无线码一区,久久精品学生18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