挑戰年齡感的楊采鈺

2019 年初,因為《芳華》與馮小剛結緣的楊采鈺正在上海拍戲,有一天她突然接到馮小剛的微信,后者說接下來要拍一部電影,要她出演里面的女主。讓女主楊采鈺比較費心的是解決從20 多歲到40 多歲的年齡跨度......

挑戰年齡感的楊采鈺

楊采鈺

2019 年初,因為《芳華》與馮小剛結緣的楊采鈺正在上海拍戲,有一天她突然接到馮小剛的微信,后者說接下來要拍一部電影,要她出演里面的女主。

對馮小剛的邀約,很難有人會拒絕。即便馮小剛還沒說要拍什么,楊采鈺也滿口答應:“必須答應,導演拍什么都得演。”

1992 年出生的楊采鈺將中長發利落地束在身后,一件白色襯衫搭上一件西裝外套,盡管這幾天把這一年說話的配額幾乎用盡,她仍然盡力回憶關于《只有蕓知道》的一切。

此時是2019 年12 月18 日下午4 點半左右,從早上10點到現在,她已經接受了11 個大大小小的采訪,除了正在進行的采訪,還有一場等著她,結束后她又轉場去隔壁的世紀劇院,一身優雅長裙出現在《只有蕓知道》的首映禮。

挑戰年齡感的楊采鈺

楊采鈺

令楊采鈺沒想到的是,兩年后跟導演馮小剛的再度合作,要飾演一個年齡跨度二十年的角色。

楊采鈺在北京和馮小剛的一次見面中,聽說導演要拍的是這樣一個真實故事,讓她倍感壓力的是,角色的原型還是導演的朋友,和她也相熟的張述的太太羅洋。楊采鈺擔心:“不知道能不能把這個角色詮釋到,因為羅洋女士對他(張述)是那么重要。”

導演沒有先入為主告訴楊采鈺,羅洋是這樣的一個人,而是講述了一些張述和羅洋之間的小故事,這些故事后來在電影里一一展現出來。

開拍之前,楊采鈺還收到導演發來的《卡門間奏曲》,讓她練習鋼琴彈奏這曲子。于是,在上海拍戲的這段時間,楊采鈺請了個鋼琴老師,搬了臺電鋼琴到酒店,每天上課練習。而黃軒,為了準備影片中對應張述的角色隋東風,在楊采鈺樓上開始練習吹長笛。

導演甚至沒有讓演員們寫人物小傳,楊采鈺自己在每場戲開始前寫一段“羅蕓日記”,分析羅蕓在這段戲會怎么想,跟隋東風的關系又要怎么處理,差不多分析了10 場戲。

挑戰年齡感的楊采鈺

楊采鈺

拍攝前期,導演馮小剛每天收工回酒店就一頭扎進剪輯室,他還把演員叫到剪輯室一起看。過去雖然他一直保持了邊拍邊剪的習慣,但是讓演員這樣參與的情況幾乎很少。因為他擔心演員們看完會增加雜念,分了心。

“他主要是告訴我們電影的基調,感覺是什么,他剪了片子后,告訴我們好的地方,需要改進的地方也告訴我們。”這次開放的溝通和創作氛圍,給了主創們很大的發揮空間。

2019 年春,馮小剛帶著主創,比開拍時間提前半個月抵達新西蘭。此時正值新西蘭的秋天,這里給人的第一印象是風景宜人,且人少、安靜。

3 個月下來,一個現場近百人的小劇組,從北島的奧克蘭一路南下,經由水路,到南島的凱庫拉、庫克山,最后到那個只有一間餐館的小鎮。

挑戰年齡感的楊采鈺

楊采鈺

每天拍攝收工后,楊采鈺戴著耳機跑步一個小時,沿途風景給她巨大的震撼,尤其是到南島的時候,左邊是南阿爾卑斯山脈的雪山,右邊是碧藍的大海,因為喜樂,她會情不自禁大叫一聲,釋放身體所有的能量,汲取環境里的營養。

這種安靜和舒放感很自然被帶進角色里,比如,有很多在大樹下發呆的場景,也有坐在墻角邊的場景,人與景自然而然地融合在一起。

在小鎮上拍攝的那十來天,到了晚上漆黑一片,鎮上唯一的餐館打烊,劇組只管中午飯,晚飯得自己解決。主創們有時吃著方便面,有時導演會給大家包餃子、煮面條,大家像家人一樣住在大房子里。

這種生活感和彼此依賴的感覺也在影片中自然流淌出來。

挑戰年齡感的楊采鈺

楊采鈺

讓女主楊采鈺比較費心的是解決從20 多歲到40 多歲的年齡跨度。除了在外部造型上做些變化和幫助,她覺得年輕時期,就要演得活潑開朗,笑得更多,慢慢地越來越成熟,越來越穩重,說話的音調、走路的姿勢都有變化,眼神更復雜、更堅定和從容。

比如劇組拍攝的第一天,就是現在呈現在銀幕上的第一場戲,中年的隋東風發現,還很年輕的羅蕓突然回來了,這場戲本身帶著夢境一樣的虛幻。羅蕓光著腳,給人一些飄忽感,但又有一點平常,她進屋和隋東風一邊說話,一邊疊著被子。

到底是演得虛一些還是實一些,本身很難拿捏,導演覺得就在中間地帶。這場戲最終呈現出來就是介于夢境與平常生活之間的狀態,溫婉的羅蕓與依依不舍但又極盡克制的隋東風,最后呈現一種自然而生活的狀態。

在2019 年12 月20 日,電影上映之前,《只有蕓知道》的主創們跑了7 個城市,45 個電影院。許多現場據說哭成一片,很多人看完給自己愛的人打電話,還有些也仿佛跟著電影一起,過了一遍隋東風和羅蕓的人生。

久久6视频线观看视频,中文字幕无线码一区,久久精品学生18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