黃明昊 | 不要用年齡判斷我 我和你想象的不一樣

他欲言又止,敏感、洞察,和不諳世故的少年迥然有別。然而驚濤駭浪也有停止的界限,當他感到安心,便會些許柔軟。內心深處,他渴望拔劍東望,在曙色到來之前,提煉勇氣、毅力和堅強的心。

黃明昊 | 不要用年齡判斷我 我和你想象的不一樣

黃明昊

陽光,活力,有點皮,眼神清澈,一切都寫著“天真爛漫”。面對即將到來的十七歲,他給自己做了一把透明雨傘,裝飾了星星、雨滴、房屋、子彈……男孩的手,滑過彩色貼紙一一做著解讀。

原來,房屋意味著遮風避雨的居所,是對安定的渴望;雨滴和子彈,代表內心世界的憂傷和現實中“嗖嗖”而過的沖擊;而星星是在暗夜中抬起頭,看到一盞指明的燈。十七歲的少年,他已有了許多惶惑和不安。

黃明昊 | 不要用年齡判斷我 我和你想象的不一樣

黃明昊

讓生活溫暖起來的蛋包飯

“成長最快的是哪一年?”“練習生。”他答得十分清脆。

五年前,黃明昊還在杭州錦繡中學讀書,他是體育委員,練健美操、游泳,喜歡打籃球,經常參加文藝匯演,做小主持人。學校要求男生頭發高度一厘米,手指插在頭頂時,必須比頭發高,劉海不能長過睫毛。而黃明昊有些不同,在同學眼中,他經常穿著“時尚又好看的衣服”。

他參加了理科小組,永遠虛心地請教問題。媽媽常在校門口等,碰到和他一同學習的組員,會微笑著擁抱大家。那個學期結束,黃明昊帶了大大的蛋糕與小伙伴分享。一個學期后,他遇到星探,決心到國外做練習生。那時媽媽是措手不及的:“所有我給他規劃的人生,都忽然打亂了。”

而在他看來,那是很酷的一年。從起初不會說外語,到逐漸能表達自己;一周只有一天休息,其余都在訓練,尤其是魔鬼訓練的時期,從早八點跳到晚六點。夜里十秒鐘就能入睡,小腿常常感到抽筋。為了在節目中擔任《姐姐真漂亮》的C 位,他將原唱SHINee 的視頻看過幾百遍。

四個人一起住集體宿舍,一屋兩個人,學著照顧自己,學會獨立生活。最先掌握的技能是做蛋包飯,洋蔥、胡蘿卜、火腿切成小丁,豌豆用開水焯兩分鐘,雞蛋打散,過油后炒出香味……他做得有條不紊。撒上番茄醬,用勺子撥開蛋皮,冒著熱氣的瞬間,心情也被治愈。

蛋包飯日本主婦的拿手菜,對小孩來說,是幸福的童年回憶。雖然黃明昊在幼兒園大班就已適應父母不常在身邊的生活,海外練習,他嘴上硬,很少說想家,但是,“想肯定會想,只是不會那么依賴,更多的是想做得更好一點,回饋他們。”

他習慣了用插科打諢的方式回避內心,這段經歷只輕描淡寫地說:“練習生之前是散養的,突然把我們集中在一起,練習室、宿舍兩點跑,成長最快,對我改變最大。”他給自己列了三件最重要的事:出道,家人,回國。唯一一次哭,是聽到高田健太說“爸爸媽媽,我很想你們”。被問及最重要的寶物是什么,同公司的人說的是粉絲,他說:媽媽。

家人每天與他通話,不說工作,聊的都是生活、身體狀況、一日三餐。

出門在外,離家甚遠,手機是讓他唯一有安全感的東西。“以前覺得相機很奢侈,現在拍照卻很方便,有手機就可以了。我想用相片記錄現在的生活,也提醒自己要擁有更好的未來,保持好心態,保持好品格。”

黃明昊 | 不要用年齡判斷我 我和你想象的不一樣

黃明昊

比起流淚,流汗才是資本

生在溫州,長在杭州的他,飲食口味更接近杭州人。“溫州小海鮮出名,但我吃不了,怕腥味;杭州不喜辣,可我又蠻能吃辣。韓國能吃到很多中餐,大魚大肉又多,有時吃膩了就想換個花樣,小清新一點。”錄制《完美的餐廳》,他學了幾道新菜,洗、切、炒、擺盤,還能起好聽的名字。

正式出道這一年,他飛至祖國大江南北,去了二十幾座城市。“說是去了很多地方,但往往都是在酒店里。”如果有一座城市讓他停留,可以毫無顧忌地行走,他希望是重慶。在朋友口中,這是一座充斥江湖氣息的,熱辣的,豪情萬丈的城市。個人性格讓他喜歡這樣的氛圍,從小到大,身處人群中他向來愛做調節氣氛的那一個。

個人單曲《Hard Road》也是在奔波的途中寫出來,和同齡人喜歡抒情歌曲不同,他已經在用音樂表達態度。很直白,很勇敢,“沉默是金,心卻在癢”,令人驚訝他內心的涌動和撕扯。不斷重復著“就算這條路再艱難”,人生沒有捷徑可走,他已經踏上“hard road”。

“我寫這首歌的時間很短,只有三四天就要錄音了。我不能因為困難就放棄出單曲的機會。”

他小心講述著經歷,又似乎不愿說出太多,“本來是準備好了另外一首歌,但那首歌可能因為一些……因為一些……反正就是過不了,沒有辦法,只能換一首歌。”所以“莫扎特”“汗水”“風景”都成為歌詞的注腳。

緊張環境下的激發潛能,他不是第一次了。準備第一場演唱會時,他和團員只有四五天準備二十首歌,有五六套動作是新學的,還要整體磨合排練。“讓我有回到做練習生的感覺”,動作化為肌肉記憶,旋律與情緒融入舞臺,黃明昊不覺得這有多難,“都已經做到了,我知道了三四天原來也可以。就像小時候趕寒假作業,最后幾天寫完,當然了,我成績還是蠻不錯的”。

他很少表現出緊張或吃力,哪怕心里感覺有壓力。錄制《火星情報局》之前,身邊所有前輩藝人都說,“你千萬不要去,不一定搶得到話,有可能節目下來一句話都沒講,你會自卑的”。說不緊張是假的,可他還是在密不透風的言語叢林中,攻城拔寨,成為當天最大的亮點。最后復盤的時候,大家說,這位新來的“副局長”不僅自己被激發,也同時激活了很多人。

快熱,善于調節氣氛,甚至喜歡掌控全局。如果將NEX7 比作家庭,他更想成為哥哥,盡管他是年齡最小的那個。希望照顧別人,不想被照顧。作為00 后,他唯一希望向外界解釋的是,他并不是一個小孩,“其實我非常獨立,心里的想法成熟,不要用年齡判斷我,我和你想象的不一樣。”

黃明昊 | 不要用年齡判斷我 我和你想象的不一樣

黃明昊

Q&A:

這一年中日程緊張,兩團并行,是怎樣擠出寫歌的時間?

黃明昊:擠出時間我覺得蠻容易的,如果是自己的愛好。平時坐在車里,從這個地方去那個地方的時候就可以去想、去寫,工作完了回酒店,寫歌是放松自己的一種方式。我的靈感在一個人的時候多一點,晚上比較多愁善感。

錄制《奇妙的時光》、《完美的餐廳》時,會抽空健身嗎?

黃明昊:在《完美的餐廳》里,我經常和王子異、陳立農他們一起練,他們帶著我。他們是真的很愛健身,我不那么癡迷,但小時候練健美操、游泳,我游泳游了七年,在比賽中得過浙江省第七名,后來不游了還挺可惜的。進過校田徑隊,到附近公園和大人一起打籃球,看到他們就說,“能加我一個嗎?”

成長經歷中,有過受挫嗎?

黃明昊:挺多的,但非常大的挫折也沒有過。說實話,我在這方面不是一個好面子的人,不會總覺得自尊心受挫了,而是該做什么就去做什么。遇到困難才會慢慢成長,我覺得生活中一路順風順水,反而不太好。

為什么在綜藝節目中總是那么有亮點?

黃明昊:錄《勇敢的世界》時,其實還不太會,我就觀察其他人。楊迪哥哥也在,他是個很有喜感、很會搞笑的人,我就看他是怎樣搞笑的,發現了很多說話的技巧,還有肢體語言的技巧。我看綜藝節目不是只顧開心,消磨時間,是總在一邊看一邊總結經驗,再學習到自己身上。

你是一個能快速收拾行李的人嗎?

黃明昊:外出時間很短時,行李箱我不大動,只拿洗漱包和一兩件衣服,其余保持原樣。

覺得自己開始長大是哪一年?

黃明昊:我媽媽的標準是,每次回家他會查我的行李箱,剛到韓國的時候一回家就行李亂塞,收拾整齊的那一天她覺得我長大了。現在回家媽媽還是會幫我收拾行李箱,不是說我需要媽媽來打理,而是覺得,這是讓她開心的一件事,讓她覺得我在被照顧。

你如何評價出道一年的變化?

黃明昊:我覺得是對我來說挺刺激的,做了一些自己真的想做很久了,然后又沒有做過的事情。

久久6视频线观看视频,中文字幕无线码一区,久久精品学生18视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