谷嘉誠 | 隨時入戲

谷嘉誠大概是被上天眷顧到讓人羨慕的男孩,濃眉大眼的正統帥哥,在還不需要為人生選擇而煩惱的年齡,意外在節目組的建議下參加選秀,一舉成名,收獲萬千寵愛。后來把工作重心轉到演戲上,一路順風順水,回想二十八年的人生,“好像沒有求而不得的時候”。也正是這樣他沒有太多執念,但每一次新的生活撲面而來的時候,眼前翹著二郎腿的男孩,都是完全沉浸的。

谷嘉誠 | 隨時入戲

谷嘉誠

“爽”

頭發發膠上了一半,周圍工作人員、化妝師各自忙碌著,谷嘉誠橫屏拿著手機,旁若無人地獨自沉浸在喬丹的紀錄片《最后之舞》里,紀錄片是前一天早上8 點上線的,谷嘉誠那天一早就起來,看了兩個小時直播預熱,又接著看正片。

這是近來最讓他感到快樂的事,化妝間這已經是看的第三遍了,谷嘉誠還是樂此不疲。說到籃球他的表情瞬間生動起來——大學時代曾夢想過成為體育解說,和許多大男孩想象的一樣,每天有熱血的比拼,亮眼的女孩兒,“可爽了”;后來進入演藝圈,別人怎樣評論他唱歌跳舞“無所謂”,但遇到籃球,勝負心就上來了。

谷嘉誠 | 隨時入戲

谷嘉誠

去年他又一次參加了籃球對抗類綜藝《超級企鵝聯盟》,說到止步于預賽,谷嘉誠復盤的時候還覺得遺憾,“兩次都是遇到炎亞綸輸的,太巧了”,還琢磨著“挺想去解說的演播廳看看是什么感覺,電腦里在放什么,草稿紙放在那兒到底是在看啥”。

即使是綜藝節目,一上球場谷嘉誠就較真起來,“上場前大家還在說,之后還有工作,就打打‘養生籃球’吧。等到一上場,就完全忽略它是綜藝,都咬著牙拼命,男生之間那種想贏的沖動來了。”

籃球帶來的快樂是純粹的,谷嘉誠享受這種“爽”,這也是他生活中主要的基調,他調侃,“可能我心比較大”。

谷嘉誠 | 隨時入戲

谷嘉誠

佛系

通過選秀《燃燒吧少年》作為團體成員出道,五年后回想起來,決賽夜仍然是谷嘉誠為數不多緊張又興奮的時刻。理由與勝負欲無關——“那天晚上經紀人挨個兒房間敲門,叮囑我們一定要加油,如果輸了還要去別的地方訓練一年。我贏的心太強了,因為實在不想練了,熬不住了”。

出道夜大概和球場一樣,是谷嘉誠生活中最刺激的部分。除此之外,即使身處比賽的高壓環境,谷嘉誠一直很“佛系”。他只是覺得新鮮,每天跟著老師完成規定的課程,周圍人加練不會讓他焦慮,比賽淘汰人來人往,他很少受到沖擊,更多的時候是疲憊,每周準備三四個舞蹈,還有采訪,拍廣告,睡不夠,“很累”。

谷嘉誠 | 隨時入戲

谷嘉誠

出道之后原本以為這樣的生活能結束了,沒想到比之前還累,他也都全盤接受。大多數時候谷嘉誠對工作沒有太多執念,娛樂圈出道?可以。近幾年工作重心轉到演戲上,來找他出演的角色,他也不挑剔,盡力完成。“沒什么安排,比較隨遇而安。”

站在聚光燈下,外部的聲音變多,谷嘉誠也很少受影響。他不是一個會被負面情緒困住的人,不開心的時候,運動,聽音樂,找朋友喝酒都是排解的方式。“這個社會節奏太快了,誘惑也多,浮躁,心態好是最重要的。”

谷嘉誠 | 隨時入戲

谷嘉誠

來得快, 去得快

一直在各種采訪中念叨,“想演乞丐”,谷嘉誠的這個心愿,終于在剛殺青的電視劇《十二譚》中實現了。谷嘉誠津津有味地回憶起來,這個角色會各種喬裝打扮,化身乞丐、說書人等等去捉妖,“拿個棍子,穿著草鞋,破破爛爛的,還挺好玩”。

角色外放的性格和生活中的他不太一樣,“我平時比較悶,難過的時候很少哭,開心也不會大笑。”表演需要切換不同的情緒狀態,谷嘉誠的情緒來得快去得也快,停留在現場即興的那一刻。表演結束,無論是極度悲傷,還是極度歡樂,他都會迅速抽離出來。

谷嘉誠 | 隨時入戲

谷嘉誠

高冷的,外放的,多面的,和他都不太像。什么時候能演一個像自己的角色就好了,谷嘉誠想著。

“什么樣的角色呢?”

“古惑仔那種,江湖味比較重,一言不合就干了。和我比較像,我周圍的朋友也喜歡稱兄道弟。”

說到這兒,他瞬間笑起來。少年總有一些熱血中二的夢想。

久久6视频线观看视频,中文字幕无线码一区,久久精品学生18视频